追踪No.6| “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作者:何冉

11月中上旬,全国的小学中学陆续迎来了期中考试。从北京的小学返回老家的初中独自念书的孩子们也迎来了第一次重要的考验。

他们满意自己的成绩吗?他们远在北京继续务工挣钱的父母们感到满意吗?还有那些选择了留在北京继续就读于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基本意味着已经放弃了大学之路的孩子们,他们又是如何度过自己的期中考呢?
阅读全文 追踪No.6| “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追踪No.5| 从“流动”成为“留守”

作者:何冉

在这次“流动儿童小升初返乡追踪”中,我们所追踪班级的43个孩子,已经有25个从北京返回老家上学。其中23个孩子没有父母的陪伴,独自返乡,因此从“流动儿童”变成了“留守儿童”。“留守儿童”这四个字的每次出现,似乎都会刺痛公众的心。这四个字确实代表了无数的苦难与悲剧。在苦难中挣扎、呐喊和求助是人的本能,孩子也不例外。只是他们呐喊的声音太小太小,难以被人听见。等到被媒体广而告之的时候,常常为时已晚。这期文章,我们邀请大家听听,3个从“流动”变成“留守”的孩子的声音。

阅读全文 追踪No.5| 从“流动”成为“留守”

追踪No.3| 流动儿童返乡升学突围战

作者:何冉

喧闹的“开学第一课”为中国1.5亿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和家庭拉开了9月的序幕。而我们追踪记录的,刚从北京一所无办学许可证民办打工子弟小学毕业的43名孩子,他们的9月又是在哪里开启?他们的暑假又是如何度过的呢? 阅读全文 追踪No.3| 流动儿童返乡升学突围战

追踪No.2 | 他们的十二岁

作者:何冉

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气温超过30度。上午10点还不到,我在直径不超过两百米的学校操场走了一圈,感觉被太阳关照更多的右边头发出现了烧烤的味道。而学校水泥地的操场中间已经整齐的站了好几个班的学生。今天有爱心基金会给孩子们带来了儿童节的礼物,他们正在操场上进行爱心捐赠仪式。校园里,儿童节的气氛浓厚,能看到为明天表演还在排练的学生和为表演舞台做布置的老师。

阅读全文 追踪No.2 | 他们的十二岁

追踪No.1 | 他们的十二岁

作者:何冉

自1993年北京出现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开始,25年来,数十万无法进入公立学校的孩子,为了留在进城务工的父母身边上学,只能选择资源极度匮乏的民办打工子弟学校。虽然避免了成为低龄的留守儿童,可到了小学毕业时,他们的家庭不得不再次做出艰难的选择。

阅读全文 追踪No.1 | 他们的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