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保守文化:希希学园为流动儿童提供性教育

韩雪梅 x《环球时报》=?

原载于《环球时报》(英文版)“INDEPTH”专栏发布的“Teaching Taboos”。2016/11/02

 

文:崔博文
翻译:柯咏杉(新公民计划研究部实习生)
校对:帕狄亚

农民工子弟学校提供的性教育,往往难以为流动儿童步入成年提供所需的知识。鉴于此,一个非营利组织项目尝试为流动儿童提供系统、综合的性教育课程。但由于资源有限、家长和官方的抵制,加之保守文化等因素使该项目的开展并不顺利。

老师为一年级的学生讲授性器官的相关知识
(摄影:韩雪梅)

 

如果没有几亿农民工背井离乡、涌入城市工作生活,中国经济不可能在过去几十年中飞速发展。大部分农民工子女成为留守儿童,通常由祖父母抚养。不过,也有许多孩子与他们的父母一同进入城市成为流动儿童。

然而,由于大城市严格的落户政策,这些孩子被日益边缘化。在教育方面,他们被公立学校拒之门外,而且也缺乏系统规范的性教育。与留守儿童相似,不安全性行为和性骚扰常常在许多流动儿童中发生,后果严重。

一些非营利组织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纷纷采取行动改善农民工子弟学校性教育缺失问题,“新公民计划”便是其中之一。“新公民计划”是一家在北京成立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为流动儿童提供公平、优质、适宜的教育。2015年,新公民计划发起了“希希学园性教育项目“(XX XY School Project),努力为北京流动儿童提供全面、系统的性教育课程。

今年38岁的韩雪梅是该项目的主管,她认为:“中国的中小学,尤其是打工子弟学校,缺乏适当的性教育。这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议题,由此也引发了诸多社会问题。我们必须在这一方面大量投入,为青少年提供优质的性教育课程,帮助学生在性方面形成全面、客观、系统的认知,让他们享有一个快乐而舒适的生活。”

据《北京统计年鉴》估计,截止2015年底,北京市0-14周岁流动儿童约68.7万人,其中三分之二接受义务教育,约8万流动儿童在100多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韩雪梅称,中央政府和地方教育部门都强调性教育的重要性,但现实却是大多数学校很难为学生提供优质的性教育课程,打工子弟学校尤其如此,因为它们极度缺乏开展性教育的专业教师团队和教学设备。

她还解释到,农民工家长工作强度大,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而且他们常常缺乏性知识。他们发现给孩子提供性教育往往很困难。大多数农民工家长在入学阶段很少有过性教育,有的甚至对性教育没有任何概念。当时的中国社会谈性色变,因此每当谈到与性相关的话题时,这些家长就会感到无从下手。

二年级学生刘家瑞的绘画展现他对生命的理解

 

希希学园的努力


韩雪梅表示,大多数打工子弟学校没有提供性教育。尽管一些学校举办了与性相关的讲座,比如关于青少年生理卫生知识和防范性骚扰的讲座。但是,学生们几乎没有接受过全面系统的性教育。希希学园性教育项目独树一帜,在与之合作的打工子弟学校中开设了性教育课程,这些课程配备有专门的教材和专业教师。

韩雪梅称,希希学园与北京的一些打工子弟小学合作开展性教育。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学期学校都会开设六次性教育课程。同时,相关教材的设计基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撰写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

据希希学园的官网显示,2015年,希希学园与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合作,在13所打工子弟学校开展了1344课时的儿童性教育课程。授课教师147名,志愿教师9名,受益流动儿童9405名。张晓婕是一名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本科生。2016年初,她在一所打工子弟学校担任志愿教师。她认为性教育不仅仅限于生育和青少年健康,还包括其他方面。

韩雪梅作了补充:“我们致力于为学生提供全面系统的性教育课程,教学内容不仅包括安全性行为和生育健康,而且向孩子们传递关于性的正确态度、观念和价值观。例如,如何区分友谊与性关系、如何对待婚姻,以及性取向、性别平等等相关话题。”不过她认为性教育课程应该避免填鸭式教学,这会使孩子们倍感乏味。她鼓励老师采取参与式教学法,比如,组织讨论、戏剧表演等课堂活动,鼓励学生各抒己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当谈到类似性别平等这样的话题时,我们会进行讨论,学生可以表达他们的想法和观点。我们会问他们’你是否同意男女平等 ?’或者 ‘你的父母和祖父母是如何看待性别平等?’等问题。至于如何礼貌地拒绝性行为,我们会为学生组织一些戏剧表演,判断他们是否掌握正确的方法。”韩雪梅如是说。

上文提到的志愿者张老师喜欢用讲故事的形式来组织教学活动。她有一位清华大学的朋友也是服务于该项目的志愿教师,每堂课上都会唱一首不同的儿歌,以吸引他们的注意,从而专注于老师的授课。

韩雪梅称,希希学园会对志愿者和专业教师进行定期培训,确保他们能为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性教育。除了教学,该项目还运营了一个微信公众号(xixixueyuan_xxxy),定期为流动儿童家长发布文章,指导家长如何教育孩子,这有助于传播科学的性知识和消除错误的性观念。

韩雪梅解释,大多数流动儿童都喜欢性教育课程。一个学生曾告诉她,他对性教育课程十分感兴趣,因为他学到了和自己息息相关的知识,了解到处于青春期的自己正在经历的生理和心理变化。不过,张老师提到,学生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消化所学知识。她说,学生每个学期都需要在课上写一些反馈。她发现,有些学生几乎记不住她在课堂上教授的内容,即便是像“饭前便后要洗手“这样简单的常识,一年级的学生需要花三周的时间才能记住。

三年级学生吴雅静(音)的画展现了她怎样看待青春期

 

挑战仍然存在


韩雪梅表示,虽然希希学园性教育项目使流动儿童获益良多,但仍然面临家长和学校领导的阻碍。她解释道,有些家长质疑性教育的必要性,他们认为自己年轻时即便没有接受性教育也成功解决了和性相关的所有问题,因而他们认为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是画蛇添足。另外,一些家长匆匆扫过教材,比如看到两性生殖器图例等内容,就认为老师教授的内容不合适,因此反对性教育。

沈校长是北京大兴区一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行知学校的校长,她表示,学校现在缺乏开展基础课程的教学资源,更别说是性教育。她还说,起初她开展性教育的尝试遭到了反对。沈校长回忆道:“一个家长当面问我为什么要开设性教育课程,他们认为这绝非明智之举,会让孩子过早地发生性行为。”不过最终她还是做好了家长的思想工作,告诉家长这些课程对孩子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老师和学校的行政人员对于性莫衷一是,对他们来说,开展性教育绝非易事。张老师解释道,虽然一些打工子弟学校已经开展了青少年性教育课程,但他们只是简单介绍生理卫生知识和抵抗性骚扰的方式,他们所教的内容只不过冰山一角。

韩雪梅说:“有些学校的校长同意与我们在性教育方面开展合作,但是我们很难在教学方法和课程内容上达成共识。学校领导必须考虑家长和老师的建议,减少对性的过多探讨,否则家长和公众的反对声便会蜂拥而至。”

对于如何进一步推动打工子弟学校性教育的发展,韩雪梅希望希希学园性教育项目能和北京市内以及外省的地方教育部门合作,逐步扩展至更多的学校。她表示:“我们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该项目,这样我们能筹集到更多资金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营和发展。另外,对其他省市的打工子弟学校来说,性教育仍然是一个敏感话题。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地方行政人员。这样我们能够赢得校长们的信任,也能更顺利地推广项目。”

张老师认为,除了非营利组织的努力,打工子弟学校也应竭尽全力,培养出能开展性教育的专业教师,另外政府官员也要提供财政支持。只有当家庭、学校和政府协力合作,中国的每一位青少年才能获得优质、全面、系统的性教育。

(完)

相关阅读

欢迎你的声音

对于流动儿童教育或相关话题,有观点和好内容分享,欢迎发送稿件至新公民计划研究部联系邮箱:library@xingongmin.org.cn

点击此处,留下您的联系邮箱,即可免费获取《简报》电子版。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