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关键词 | 留守转化成流动,教育财政改革,随迁子女高考,学籍审核,留守儿童性侵

回顾过去的6月,我们从诸多的新闻和热点中拣选出“留守转化成流动”“教育财政改革”“随迁子女高考”“学籍审核”“留守儿童性侵”五个关键词,记录这些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现象或政策,洞察我们生活其中的社会。每一个不经意间涌现的社会现象,每一条政策法规的制定,事物的消亡与新生,与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蝴蝶扇动翅膀一样,影响生活中的每一位。思想常新,时代恒新,我们希望借由这些焦点政策的回顾,与普罗大众一道群策群力。

1
让留守儿童转化成流动儿童

6月1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国儿童中心和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主办的中国儿童发展论坛,在钓鱼台国宾馆成功举办。

图/人民网

来自五湖四海的儿童、家长、老师、专家学者、政府官员、社会组织代表等与会嘉宾围绕城市儿童、农村儿童、流动儿童、中职学生和特殊儿童的发展问题展开了讨论。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老师发言指出,流动人口子女(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问题的解决途径,就是要让更多的留守儿童转化成流动儿童,让儿童跟父母“在一起”,让跟父母“在一起”的流动儿童能够更多地进入公办学校上学,未来成为本地儿童。

详见:在中国儿童发展论坛,过个不一样的儿童节,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19-6-1

2
划分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转移支付”的黑匣子依然有待打开

 6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教育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将教育领域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为义务教育、学生资助、其他教育(含学前教育、普通高中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三个方面。

图/中国政府网截图

国家制定分地区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调整为制定全国统一的基准定额,并按规定提高寄宿制学校等公用经费水平,单独核定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和随班就读残疾学生等公用经费标准。所需经费由中央与地方财政分档按比例分担,其中:第一档中央财政分担80%;第二档中央财政分担60%;第三档、第四档、第五档中央财政分担50%。

第一档包括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第二档包括河北、山西、吉林、黑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海南等10个省;第三档包括辽宁、福建、山东等3个省(不含计划单列市);第四档包括天津、江苏、浙江、广东等4个省(直辖市)及大连、宁波、厦门、青岛、深圳等5个计划单列市;第五档包括北京、上海等2个直辖市。党中央、国务院明确规定比照享受相关区域政策的地区按相关规定执行。

【评】至此关于教育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问题基本尘埃落定,在义务教育阶段,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中明确负担比例的部分仍然只限于公用经费部分,而这部分在全部教育经费支出占比不超过30%(2017年全国普通小学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10199.12元,其中公用经费支出2732.07元)。占教育经费支出大头的“教师工资”依然主要有地方财政负担,中央财政只是通过一般性转移支付(黑匣子,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来给予支持。

【注释】公用经费——教育公用经费是满足学校教育教学活动正常进行以及整个学校的正常运转而消耗的物力、人力所产生的费用。它和教育人员经费共同构成教育事业性经费。支出内容包括经常性公用经费与资本性公用经费。按照相关文件规定,具体支出范围涵盖教学业务与管理、教师培训、教学实验、文体活动、水电、取暖、交通差旅、邮电、仪器设备及图书资料购置、房屋及仪器设备的日常维修维护等,但是不得用于人员经费、基础建设、偿还历史债务。

详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教育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中国政府网,2019-6-3

3
高考报名人数1031万,373名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京参加高职招生考试

6月7日,全国1031万考生步入考场,参加高考。在北京,59209人报名参加高考,比去年减少了4000余人,有373名符合条件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北京参加高职招生考试。

图/ 新公民计划

尽管部分省、市地区对随迁子女参加高考报名的名单进行了公示,但是2019年随迁子女参加高考报名的人数,目前依然没有完整的统计。对2013年开放随迁子女高考报名之后的历年数据进行梳理,发现尽管报名人数逐年增加,但是总量依然不高,2018年随迁子女仅占高考报名总人数的1.8%。

详见:

北京5.9万名考生即将步入考场,迎接最后一次文理分科高考!北京日报,2019-07-07

迈向更科学更公平的目标——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四年回眸,中国政府网,2019-02-26

4
等待北京学籍审核的10天里,我想过了所有可能

这依然是一个历经万难,终于让孩子可以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在北京生活了近10年,提前一年就开始为女儿入学的事情奔忙,却因为一些离奇的意外,差一点就无法通过学籍审核。

图/ 来自微信号篝火故事Bonfire
引用文中的一段话,不知道如果你是文中的父母,你要如何做选择?

女儿很早就懂得了“留守儿童”的意思,每次收拾不了她的时候,送回家做“留守儿童”,成了杀手锏。入学审核的事情女儿并不知晓,但是遇到问题时,先生曾问她:“如果这次不能在北京念书,怎么办?”正开心舔着冰激淋的她,小脸立刻沉了下来,等了好一会才说:“没办法,那就回老家吧,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要一个月看我一次。”

详见:等待北京学籍审核的10天里,我想过了所有可能,篝火故事,2019-06-21

5
毕节“性侵幼儿”信息系编造,但留守儿童已是全社会之痛

6月底,贵州毕节“孤儿院幼儿疑遭性侵”事件引发热议。6月27日上午,贵州省公安厅公布,已初步查明网上传播的“毕节、凯里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照片,均为发帖人赵某某从网上收集,信息系其编造,目前赵某某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整个事件虽已暂时告一段落,但依然牵动人心,农村留守儿童、孤儿等弱势群体亟需被关注、被重视。

图/ 图虫创意

据不完全统计,2013-2014年间,媒体曝光的女童性侵案件高达192起,其中留守女童受侵害案件占55.2%。

在2018年4月,媒体盘点了中国十大留守儿童被性侵的事件,这十个案例中,被侵犯女童年龄最大的11岁,最小的只有3岁。

2015年相关媒体报道显示,宁夏一村庄12名幼女被性侵,其中有11人是留守儿童。留守儿童已是全社会之痛,而这种不健康的成长环境便直接影响了留守儿童的成长轨迹。

详见:毕节“性侵幼儿”信息系编造,但留守儿童已是全社会之痛,芥末堆,2019-06-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